做专业的资讯聚合平台

梅想到札记(2-4):人生上宽厚些在艺术上势利些无妨

2019-09-25 18:56:28 投稿人 : guest 围观 : 评论

  一个粗糙的人,突然精致起来会令人刮目相看的。记得那会儿在工厂上班时,突然看到一个铆工拿起一本雪莱的诗,一下子惊着了,第二次看见他在读《李贺诗选》,更是心生膜拜,真是高手在民间啊。

  怀旧之中的反思,极权统治下的逃离和回归,忧伤的电影,好听的音乐。突然起了一种想拍黑白照片的念头。

  上午和老歪谈事 ,他转身看见王尔清的《红楼梦》总谱,他说:袁老师,你一生有了这样一个伟大的作品,什么都有了。怎么被他说得竟然有点感动。

  人生上宽厚些,在艺术上势利些无妨,怕的是人生上那么势利,却在艺术上宽厚,那就是双重的失败了。

  渣男离婚后变得更渣,后来患病,前几年去世了,不到四十岁。 “渣男”也有一种迷人的气质么?也许只是激起了女孩的拯救欲,以为自己能改变一个人,然后是彻底地被毁了,像之南那样。但好在朋友后来还是跳出来了。

  袁梅 作家、编剧,制片人兼影视投资人。著有《摩梭人》、《风车城堡》、《个人问题》、《好想好想谈恋爱》、《再高的云彩也有一把梯子》等各类文学作品三百余万字;制作出品的电影有《姨妈的后现代生活》、《黄石的孩子》、《黄金时代》《第三个人》等,电视剧《德龄公主》、《奇妙女孩》等,同时投资制作了《神秘世界历险记》、《疯了桂宝》、《金龟子》、《快乐东西》等系列动画电影和动画剧集,其作品多次赢得国际国内各种大奖。2018年开始习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看着那五百页的总谱,有点恍惚,毕竟还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年的作品,那其中所含的辛苦,真是。。。

  微信上有转秦老师的采访,应该是2012年前后的,说起的学生,只是重点提了王尔清,说起他对音乐的热爱,转眼六年过去了,王尔清真是没有辜负导师们的希望,他对音乐的专注和热爱,真是令每个人都会敬仰的。

  看《你好之华》想起之前的一个朋友,漂亮,且爱跳舞,一群追求者,她却从中挑选了公认的渣男,故意赌气似的,后来有了一个女儿,但是总被打,俩人吵了一年之后,还是离婚了。

  看《冷战》,刚开始以为是老片呢,却原来是今年的最新的片子,导演之前导过《修女艾达》,这两部片子从精神气质上是一脉相传的。黑白的感觉有一种穿透力,特别是电影本身表现的就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事,一下子感觉就穿越了。

  让肉欲停留在肉体上吧,不需要什么升华的,灵是灵肉是肉,没有太多的交错,肉是不可能在灵之上气化的,毕竟温度不够,这不科学。那些口口声声求升华的家伙,无非是想为自己找到一个放荡的理由而已,大可不必的。

  在波士顿,几次经过瓦尔登湖却都没有下车,下次去一定要呆上一会儿。想象他肌肉团团的壮汉模样,劈柴、种菜,他会打架么?

  有的人就是“会”成功,做什么都成,像富兰克林,还有的人几乎做什么事都能成。“会奋斗”也是一种本能和素质吧,这不完全是运气的问题,有些事情似乎是有某一个机关的,打通了,便一通百通了。这就是“窍”么?

  听任素汐的歌突然被击中,她的磁性的声音令人心中莫名有一种苍凉感。慢慢的老梅咱慢慢走,等不来同行者,就自己独自走,遇不到倾听者,就给自己唱首歌!长路漫漫慢慢走。。。。。。

  终于领教法国佬的效率了,王尔清的签证至今未拿到,罗马尼亚是否能成行就看这最后的八小时了。老天保佑。

  想了一万个方案解决王尔清的问题,可好象所有的星相书都在说他出门有麻烦,好吧,不走也行,遥控可以解决。

相关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